“小耀你握着它感觉怎么样?”赵娣这会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站在茅厕外用声音指导赵耀。

    茅厕里过了一会才传来动静,被缓慢的脚步声覆盖赵耀的声音似乎更小了:“很难受,我不想自己弄了,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

    “停停停!你就呆在茅厕里别出来。”赵娣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她立即出声,后又怕赵耀像刚刚那样她连忙补充一句:“外面太冷了,我怕你K子没穿冻着。”

    说完她就在茅厕外被一阵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家里的茅厕是在附近单独盖的一个小屋子,她站的位置完全不防风。

    “姐姐你没事吧!?”赵耀的脚步声虽然停在茅厕门口,但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大起来,和之前的细如蚊蝇判若两途。

    赵娣擤了擤鼻子马上回应:“没事,这个天气一下变冷这么多我还没太适应,过一会就好了。”

    实际上她站在外面实在冻的受不了不得不加快进度:“小耀你现在轻轻握住它上下套弄,很快会觉得舒服了。”

    赵耀在茅厕里没回话,似乎是在按照赵娣说的话做,过了一会他的呼x1变得有些紧促,同时还有他低低的啜泣声。

    赵娣跟赵耀此刻仅有一墙之隔听的十分清楚,特别是哭声,她在茅厕外一边来回踱步一边不停的搓着手往手心哈热气,她有些焦急:“小耀你还好吗?”

    “还……还可以吧,姐姐你……你平时也会做这……这么舒服的事吗?”赵耀喘着气回答,就连这个时候他也不忘冒出一些好奇心。

    闻言赵娣哈热气的手一顿,带着踱着的步子一齐,她忘了呼x1,于是在手心聚拢的热意顷刻间消散由冷风席卷,她耳边的碎发一下被风吹至眼前,等她觉得脸上有些痒反应过来将碎发重新别到耳后已经是快一分钟后的事了。

    “姐姐你说句话吧,随便说什么都好……”赵耀的声音从茅厕里传来有些颤抖,不知是他手上的动作还是啜泣的缘故。

    赵娣站在外面听着赵耀的声音觉得像心被揪起来一样疼,她马上应下,嘴角是她都没有察觉的习惯X上扬,这是她每每哄赵耀都会出现的表情,尽管她脸上的肌r0U早就被冻僵。

    接着她将身T倚靠在茅厕外边的墙上,任由冷风吹拂,此刻她的身T已经有些麻木,她只是静静地低头望向眼前屋檐下雨后聚集的小水洼,该说什么好呢?

    她已经不能再当以前那个姐姐,因为她选择不再逃避,她走向的未来并没有赵耀,也不可能有赵耀的存在,而刚刚他天真无知的话语让她彻底明白他们之间的距离,这一墙之隔,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大约又过去近一分钟,她才咳嗽两声让嗓音变得清楚开口道:“小耀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森林里住着一只笨笨的小狐狸,它没有妈妈和爸爸,但是被一只好心的小花猫捡到了,小花猫很好心把小狐狸照顾的很好,直到有一天小花猫不告而别,小狐狸虽然当时很难过,可后来它长大变成了一只非常聪明的小狐狸,小耀你想成为这只聪明的小狐狸吗?”

    赵娣把话说完后期待着赵耀的回答,她觉得他没理由不想当那个聪明的小狐狸,于是她抱着这种心态等了一会都没有听到声响,她下意识迈开步子出声询问:“小耀你………”

    “我才不想当那只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