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娣从小读过灰姑娘这个童话故事,变成漂亮公主的灰姑娘在舞会最ga0cHa0的十二点后就会变回狼狈的nV孩。

    母亲和父亲的故事也如这般,从父亲出现在家里后,母亲仿佛又回到从前变得Ai笑也Ai打扮自己,她以为他们会重新在一起,就连在幼儿园她都会跟同学说她的爸爸就要回来了,她才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尽管她对父亲并没有什么感情,因为父亲很少出现在她的人生轨迹中,可自从母亲和父亲离婚后,幼儿园里总有人说她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爸爸不要她了这种话。

    所以父亲回来总归是好事,母亲变好她也会开心,直到他们走向“幸福”的最顶端,某一天母亲m0着肚子笑着问她你想要妹妹还是弟弟,其实她哪个都不想要,但为了讨好母亲,她违心的说想要一个妹妹,那样可以有人陪她玩。

    母亲狠狠打了她一个巴掌彻底打碎她有关幸福的梦,亦是不幸的开端,父亲没多久就在村里大肆宣扬他要娶新妻子了。

    新妻子是b父亲小上许多年轻又漂亮的一个nV人,据说他们是奉子成婚,而肚子里的孩子正是父亲一直想要的儿子。

    赵娣回想到最痛苦的地方实在不愿再继续下去,她的身T都有些轻微颤抖,兴许是她现在也即将走进婚姻,她不是作为nV儿而是nVX更能切身感受到母亲那种离婚后以为复婚有望,结果现实是怀了前夫的孩子后眼睁睁看着前夫有了新欢的残酷事实。

    “我爸组建了新家庭,我妈是他的前妻,他不怎么管我也正常。”她说了一半真话一半假话,真话是前半段,假话是后半段,因为哪怕没离婚,父亲也不会怎么管她。

    孔姨似乎没预料到赵娣的这番回答,她把手里的账本一合,脸上满是歉意道:“抱歉……这应该让你很难过吧。”

    赵娣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突然想起目前要面对的问题:相亲,孔姨年近五十仍然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那么她的婚姻一定幸福美满,这是她的生活环境告诉她的道理,伍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她没有任何恋Ai经验也不会看男人,所以她将希望寄托在孔姨身上,望孔姨能够告知她一二:“都过去了,孔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的老公是什么样的?”

    “啊?谁跟你说我有老公了?”孔姨上一秒还怀着歉意的心情,下一秒就被赵娣的话语给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赵娣听到孔姨的回答立即拿着抹布转身看向坐在柜台的孔姨,她没想到孔姨这番回答,于是她有些结结巴巴道:“呃……那你的……你的老公是不在了吗?”

    孔姨脸上出现无奈的笑容,她简直哭笑不得:“我没结过婚,你哪里听来的。”

    “啪嗒”一声,赵娣手中的抹布掉到地上,她一时间无法用任何语言回答孔姨的话,孔姨快五十岁居然还没结过婚这个事实将她理所当然认为的世界打破。

    怎么会有nV人不结婚?难道是因为孔姨有什么缺陷吗?b如欠下巨债,或者有某种心理上的缺陷……?她的脑海中顿时被诸多猜忌沾满。

    “你觉得我看起来是会有什么重大缺陷的人吗?”孔姨见赵娣这幅讶异模样轻笑一声,她见怪不怪,所以她起身走到赵娣面前把地上的抹布捡起来放到赵娣的手心。

    赵娣更加惊讶,毕竟现在她没有镜子,并不知晓内心所想都摆在脸上,她只认为是孔姨眼光犀利看透她的内心,这让她在感恩孔姨的同时对孔姨多了几分畏惧,她赶忙回应:“没有……我没有那样想………”